金陵“琴痴”丁尔顺

金陵“琴痴”丁尔顺

神州乐器行业网 二零一一.06.01

琴之于人,可爱护,可抒志,可寄情。人之于琴,爱之,乐之,痴之,爱之,习琴之志已立。乐之,必日夜勤苦以求精进。痴之,大师之修名,不求而自得。

近代“琴痴”一称,闻有三个人,一则刘少椿先生,耽于琴,置家业于不管一二,弃商从琴,爱琴之深,用心之痴,让人啧啧赞扬。一则梅曰强先生,刘少椿之得意门生,虽家境困穷,而操弦不辍,四海为家之时仍不忘情于七弦,天道酬勤,先生以情贯琴,琴以雅音清韵和之,慰优伤,销离忧。一则丁尔顺先生,自一九八三年,学琴于梅曰强先生,尽得先生之真传,曾拂弦彻夜,而不知东方既明。

梅先生自六十时期末开学授琴,桃李满天下,而独丁尔顺先生被誉为大梁“琴痴”,绝非不常。丁先生生于宛城专长广陵,习琴亦始于冀州。后梅先生迁居于曲靖,丁先生周周必乘车的前面往,时常与梅先生抵足而眠。二零零零年,梅先生于Adelaide亲书“勤于学,长于悟,为难得德艺双馨之人才”以示赞赏,同年一月,梅先生受邀于瓦伦西亚瞻园独奏,仅命丁尔顺先生上场献艺。

丁尔顺先生谈琴,主张先沿袭,后更新。初学,当以弹为主,小琴曲中予以指法练习,幸免单调枯燥的纯指法抹煞了学琴兴趣,进并且弹且想,在指法熟悉,徽位音准的基本功上,明白曲中之意,以便对旋律更为精晓掌握,到达寓情于琴的魔法。最终则“八分弹,八分想”,琴是琴,是情,也非琴非情,能够裁减世态万象,能够折射琴者所思所想,是众琴师所追求的琴人合一境界。

丁尔顺先生弹琴风格承梅先生之音正韵和,安庆古穆,吟揉极其得其气质。从师之时,尝有师兄弟团聚,琢磨琴艺,奏《酒狂》、《龙翔》等曲,乍闻疑为梅先生录音,然究其细枝末节,又充实变化,细腻之处,心绪表达更为细致跌宕。

二十三年来,丁尔顺先生从事过两种行业,惟琴,从未离身。且百折不回不以传琴售琴为谋菜鸟段,然桃李已布满全球。现今年近天命之年的丁尔顺先生在乔治敦最红火之商业区,腾出私人住宅一层,供琴人弹琴练曲,无需付费学琴者近十余名。

梅曰强先生生前照看谱本非常少,惟口传亲授,或有减字谱传抄,但与演奏谱差别甚大。梅曰强先生逝世后,丁尔顺独自整理《平沙落雁》、《龙翔操》、《梅花三弄》、《天问》《樵歌》等十余首琴谱,为梅曰强先生古琴艺术的继承作出首要进献。

----来自华夏古曲网

本文由香港六马会开奖结果发布于本周精选,转载请注明出处:金陵“琴痴”丁尔顺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