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意沙龙

1、多年来,你的艺术探索方向是一以贯之的吗,主要用于解决艺术创作中那些本体性问题?

钟:在18年部队工作中,多半从事美术工作,形式多样,包括国画、油画、版画、宣传画、连环画、封面设计、会场布置、幻灯绘画等等,都是任务,不曾想到要有个人方向。我在军艺学习了绘画基础和文艺知识,也尝试了一些新的形式和新的方法,对我的艺术技巧和理论修养是非常重要的,但这时还未真正进入到有方向的探索。我认为对军队美术工作者提出纯艺术探索的要求是不适宜的,这也是我离开部队的原因之一。九十年代开始我在绘画方面的研究和实践基本是连贯的,本体上的目标是如何将色彩作为艺术语言与水墨相融通,还有把笔墨概念延伸为迹象概念;更进一步,我想在理论和实践上使水墨复位,成为哲理性的,诗性的,迹、象、境一体的新艺术。目前为止我一直用重彩画水墨,已出版的著作《绘画迹象论》和将要出版的《水墨变象》表达了我的上述思考。

2、能协助你获得自由最重要的工具,除了绘画,你觉得还有是书籍,是网络,是金钱或者别的什么?

钟:艺术家的确应该是自由的,主要体现在想象、见解和表达上。为此就需读书,交谈,上网,游历,尤其需要平静而从容的生活,当然这些都需要金钱作基础。金钱太多或太少都影响身心的真正自由。

3、你写过关于你自己的文章吗?那么你认为一个艺术家就是一个思想家吗?

钟:九十年代湖北美术出版社出版过一套《画室访谈》丛书,其中有我,文字部分基本是自传体,之后再没写过这类东西。每个人对自己的关注和研究是时刻进行着的,公诸于世的必要性取决于个人与社会的合谋。

艺术家要有思想,这虽不是唯一条件,但是必要条件;至于思想家,算了吧。

4、当画家,可以为你的人生带来什么?

钟:当画家可以带来快乐,带来荣誉,甚至带来财富,不过养猪养的好也可以达到这些目的。我乐于写写画画,不在乎它能带来什么。

本文由香港六马会开奖结果发布于首页,转载请注明出处:主意沙龙

相关阅读